当前位置:pmholding.com国学红楼梦中袭人请求王夫人将贾宝玉搬出大观园是为何?
红楼梦中袭人请求王夫人将贾宝玉搬出大观园是为何?
2022-09-23

花袭人是宝玉四个大丫鬟之首,《红楼梦》中人物。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,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。

《红楼梦》在情节设置方面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,那就是秉承“草蛇灰线,伏脉千里”的笔法,导致很多情节的理解需要联系前文,否则只会被表面文字迷惑,浅尝辄止。

《红楼梦》第33回“不肖种种大承笞挞”,忠顺王府前来索要琪官、金钏跳井自尽,两事相加,挑起了贾政的怒意。这位恨铁不成钢的父亲以“在外流荡优伶,表赠私物”、“在家调戏母婢”为罪名,施行家法狠狠教训了贾宝玉一顿。

紧接着第34回,王夫人让怡红院来一个人向她汇报贾宝玉的伤情,袭人毛遂自荐前往,但就在这个期间,发生了“袭人告密”之事:

袭人道:“若论理,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两顿。若是老爷再不管,将来不知做出什么事来呢......我也没什么别的说的。我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,怎么变了法儿,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。”王夫人听了,吃一大惊,忙拉了袭人的手,问道:“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?”——第34回

细心的读者会发现,袭人的这番话一共表达了两个核心意思:

第一,贾宝玉素日仗着贾母的溺爱,太过无法无天,贾政教训下贾宝玉是应该的,否则不知道贾宝玉将来还要干出什么离经叛道的事;第二,贾宝玉不适合在大观园中继续居住,应该让他抓紧时间搬出来。

袭人的第一个建议是完全可以理解的,事实上,贾宝玉的确太过任性妄为了。他跟京都著名的戏子蒋玉菡互换汗巾子,当着假寐的王夫人的面儿,偷偷跟丫环金钏说悄悄话儿,这些言行举止都不符合正经公子的做派。

用今天的话说,贾宝玉就像个败家子,每天不好好学习,动辄跟当红流量明星混在一起,从来不想如何规划自己的未来,这样的孩子不该打两顿教训一下吗?所以袭人的这个建议非常合理。

问题在于袭人的第二个建议:她请求王夫人将贾宝玉搬出大观园,袭人为何要提出这个莫名其妙的要求?

贾宝玉和戏子蒋玉菡厮混,是在府外;贾宝玉用言语调戏金钏,是在王夫人的屋里。这两件事的发生地,都跟大观园没有任何关系,难道贾宝玉搬出大观园,就能彻底避免他和府外人接触?亦或者就能避免贾宝玉和丫环们说话?

关于这个建议,袭人对王夫人是有一番解释的,一言以蔽之:袭人担心贾宝玉年岁也大了,不再是之前的小孩子了,跟黛玉、宝钗这些外来姊妹生活在一起,容易传出闲话,且看原文:

袭人连忙回道:“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。如今二爷也大了,里头姑娘们也大了;况且,林姑娘、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。虽说是姊妹们,到底是男女之分,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,由不得叫人悬心;即便外人看着,也不像一家子的事。俗语说的‘没事常思有事’,世上多少无头脑的事,多半因为无心做出,有心人看见,当作有心事,反说坏了。只是预先不防着,断然不好。”——第34回

袭人这话虽然有一定的道理,她基于男女之别的考虑,希望贾宝玉能搬出大观园这个“女儿国”。但不得不说,袭人这番话隐藏了自己的真实意图——她希望将贾宝玉、林黛玉两人分开,以免他们两人将来会干出不轨之事。

这并非是笔者故意诽谤袭、黛、宝三人,作者曹雪芹是埋下过伏笔的,那就是第32回“诉肺腑心迷活宝玉”——袭人对宝玉、黛玉的忌惮就是从此回开始的。

在这一回中,贾宝玉、林黛玉彼此交心,互诉衷肠,宝玉更是违背了封建礼教的纲常伦理,直言自己对林黛玉的爱,结果这话林黛玉没听见,却被给贾宝玉送扇子的袭人误打误撞给听去了,且看原文:

宝玉出了神,见袭人和他说话,并未看出是何人来,便一把拉住,说道:“好妹妹,我的这心事,从来也不敢说。今儿我大胆说出来,死也甘心!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了,又不敢告诉人,只好掩着。只等你的病好了,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。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。”——第32回

这话把袭人给吓着了,在封建时代,儿女婚姻必须遵循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但凡敢有“自由恋爱”想头的男男女女,会被视为可耻、龌龊的代名词,即便是最宠爱贾宝玉的贾母,如果听到了贾宝玉这番话,恐怕也会冷哼一句:若一味只管没里没外,不与大人争光,凭他生的怎样,也是该打死的。(第56回贾母语)

所以当袭人听到贾宝玉说的这一番话后,她内心是波涛汹涌的,她从小照顾贾宝玉,太了解宝玉的性情了——今天贾宝玉能说出这些有违纲常的话,明日就敢干出有违伦理的事,一想到这里,袭人甚至流下泪来:

这里袭人见他去了,自思方才之言,一定是因黛玉而起;如此看来,将来难免不才之事,令人可惊可畏。想到此间,也不觉怔怔的滴下泪来,心下暗想如何处置方免此丑祸。——第32回

这就跟上文中,袭人提出“让贾宝玉搬出大观园”的建议严丝合缝地对上了。贾宝玉、林黛玉都住在大观园,就有发生不伦之事的可能性;贾宝玉搬出大观园,则能从物理距离上将两个人分开,这样就保护了贾宝玉、林黛玉两人的清白。

当然,出于人品信任的角度,读者自然不相信林黛玉、贾宝玉会干出这样不轨的事。但对袭人而言,她必须将这种隐患扼杀在摇篮里,毕竟贾宝玉、林黛玉曾一起看过《牡丹亭》、《西厢记》这些才子佳人爱情的禁书,难保一时心绪牵动,逾了规矩。

对此,笔者个人认为,袭人的这种做法很符合她“心里眼里只有一个宝玉”的人设,她主观上并没有怀什么坏心眼,无须苛责这位一心一意为主子的丫环,若是以“袭人居然想拆散宝黛”视之,则不是读红楼的格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