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pmholding.com情感周华健个人资料(周华健与美国妻子的40年)
周华健个人资料(周华健与美国妻子的40年)
2022-10-04

朋友一生一起走,那些日子不再有,一句话,一辈子,一生情,一杯酒...

每当听到周华健的这首《朋友》,许多人脑中都会浮现这样的画面:

几位昔日老友在一家闹市里的小酒馆举杯共饮,喝醉后抱头痛哭。

周华健的声线包含深情,每次演唱都能够牵起听众脑子最敏感的那根弦。

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有酒不一定有朋友,但有《朋友》就一定有交情。”

音乐不仅帮助周华健结识了天南海北的歌迷,也帮他找到了终生挚爱。

一把吉他,一首歌

1979年是周华健最为艰难的一年,他的高考分数过低,与大学擦肩而过。

失意的他拿着父母攒下的钱远赴台湾,为了自己的大学梦继续奋斗。

在华侨大学先修班读了一年后,周华健一举考上台大数学系。

实际上,许多人都只知道他歌唱得好,不知道他暗地里还是个学霸。

只不过这位日后打算去高中教数学的理工男,心里却藏着一个音乐梦想。

14岁那年,周华健的哥哥送给他一把吉他当作生日礼物。

这把吉他仿佛是枯燥生活里的一束亮光,他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弹吉他。

日积月累的时间,周华健已然熟悉变奏、扫弦,吉他功夫练到了家。

来到台湾读大学以后,他尤其热衷于和同逛夜市,也因此发现了一个商机。

彼时的台湾正流行从美国传过来的民歌西餐厅,客人一边用餐一边听歌。

相较于吵闹的夜市,小情侣更为偏爱这种优雅且不是浪漫的环境。

周华健一拍脑门,对嘛,自己可以去当驻唱歌手,既能弹吉他还能赚钱。

在学校音乐社团的同学“带路”下,周华健被引荐到一家西餐厅驻唱。

两年时间,从台北的士林、西门町再到罗斯福路,周华健走遍了整个台湾。

“别人是去西餐厅吃饭约会,我逛了台湾西餐厅只是为了弹吉他唱歌。”

机缘巧合,周华健在台南一次驻唱时遇到了李宗盛,两人一见如故。

在李宗盛的强力支持之下,他开始“飘”了,觉得自己弹唱能够独当一面。

因此,周华健毅然从台湾大学退学,专心追寻他的音乐梦。

只不过李宗盛并没有对这个年轻人很上心,更多地还是专注自己的事业。

周华健初到社会,房租、水电、吃饭钱立马成了他的“心头大患”。

为了生存,他只能每天从晚上七点唱到凌晨四点,有时候还去K歌房揽活。

有一天,周华健像往常一般在台上唱歌,台下却有个外国妞一直盯着她。

他没有理会,继续按照餐厅提供的歌单一首一首往下唱。

当唱到《龙的传人》的时候,这个金发碧眼的洋妹子居然站起来大声鼓掌。

周华健回过神来,眼看自己还有粉丝追捧鼓掌,他更加卖力地演唱。

喜结良缘

几首歌下来,西餐厅伴随着碟片机的几首爵士乐,气氛逐渐热闹起来。

当周华健准备收拾自己的装备退场的时候,这个洋妞却径直朝他走来。

“她当时很真诚地看着我,和我说了一句话,‘你正在做一件很伟大的事情。’ ”

一番闲聊下来,周华健知道了这个女孩子叫作康粹兰,在台湾留学。

不仅如此,她拥有西班牙文学艺术双学位,还对中国文化十分痴迷。

一连五天,康粹兰都来到西餐厅最靠近舞台的位置捧周华健的场。

遇到如此忠实的外国粉丝,周华健欢喜之余还有些感动。

在第五天的时候,他终于下定决心,提出要送康粹兰回家的请求。

康粹兰没有拒绝,两人出了西餐厅的后门,朝着愈发深邃的黑夜走去。

两人走在路上,彼此沉默又尴尬,只能时不时蹦出一两句话互搭。

聊着聊着,康粹兰突然问起周华健的出生年月,没想到他俩还是同一天出生。

她觉得遇到周华健就是天意,直接站在他面前表白。

按照正常人的思路,很可能会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吓了一跳,但周华健没有。

他之所以会放弃学业投身歌唱,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其是个感性的人。

面对康粹兰的热情,周华健也愿意相信这是缘分,只不过他有些犹豫。

毕竟自己只是个驻唱歌手,每天还在为奔波,明天和未来尚且都是未知数。

他给不了康粹兰任何物质上的东西,更别提什么美好生活。

反观女方,康粹兰既是混血儿还是妥妥的学霸,这两人并不登对。

好在她并不物质,要是她真的是那种人,也不会向一个驻唱歌手表达爱意。

康粹兰本就是文艺专业出身,她曾言看得到周华健身上的闪光点。

后来的一段时间,两人每晚聊到深夜,慎重谈了未来的每一个细节。

周华健最终长舒一口气,决定和康粹兰在一起,并为之奋斗。

1986年,周华健和康粹兰在台湾成婚。

那个时候的周华健穷得叮当响,除了才华一无所有。

两人的婚礼没有婚纱、没有蜜月,甚至连请客喝酒席的钱都掏不起。

周华健后来坦言,自己的礼服还都是透支薪水攒钱买来的。

在简陋的婚礼上,他仿照神父的语气说出那句经典台词:

“无论生死或者贫穷,你都愿意和穷小子周华健一起相携到老吗?”

康粹兰用手捂住嘴巴,带着哭腔说道:“我愿意。”

婚姻危局

和康粹兰的婚姻给了周华健极大的信心,他更加努力为梦想拼搏。

但现实并没有想象那般美好,俩人一开始过着极为艰辛的生活。

租来的房子没有家具,就连床板都塌了。这对新婚夫妻只能躺在地上相拥而眠。

由于周华健收入不稳定,绝大部分开支只能依靠康粹兰支撑。

日子虽然充满着无奈和穷酸,但相爱的两人依然对未来满怀热情。

很快,周华健被李宗盛推荐到滚石当音乐助理,日子开始有点起色。

他每天开着摩托车来回奔走,工作熬夜到深夜,胃病还经常反复。

可当他面对镜头谈及这段经历时,他总是说这是他最幸福的一段日子。

周华健很心疼他的老婆,还特地给她写了一首《一起吃苦的幸福》:

一个人吹风只有酸楚,两个人吹风不在孤单无助...

终于,周华健迎来了自己的机会。

在滚石当助理期间,他在齐豫的引荐下接唱广告歌曲,积累了圈内人脉。

李宗盛看着这个从小到大在自己身边逐渐成长的年轻人,不禁感慨。

他很快为周华健制作了一张个人专辑《心的方向》,在乐坛打出了名号。

1993年,一首《花心》一举成名。《刀剑如梦》、《朋友》紧跟其上。

彼时的周华健已经成了当红歌星,可他的婚姻也因之开始出现了危机。

周华健忙于工作,平日里往返各地,陪伴家人的时间自然所剩无几。

走红的时候他还有些怨气,有段时间还觉得家庭于他而言只是累赘:

“忙起来的时候才发觉原来家里的事还需要我去操心,录歌的时候孩子生病,还得带小孩去医院,感觉就像一盆冷水,浇在自己头上。

有一次孩子磕破头被送到医院缝针,康粹兰急忙打给丈夫周华健。

而远在新加坡领奖的他则是直接挂断电话,等到第二天才想起这件事。

妻子处于预产期的时候,周华健答应她会陪在她的身边。

可他架不住唱片公司和各大媒体的轮番警告,只能无奈搭飞机去领奖。

康粹兰怨气十足,但在丈夫的请求下答应和他一同前往目的地。

不幸的是,妻子在飞机上动了胎气,后来女儿因之早产,抵抗力也很差。

周华健对之只是用物质生活进行弥补,对于妻子的精神世界则是不管不顾。

绝望的康粹兰后来还患上了抑郁症,向丈夫“求救”:

“我们现在生活变得富裕了,可日子过得全然没有快乐。”

后来他频频传出花边新闻,和女明星进出酒店,和粉丝贴身拥抱。

而周华健在妻子的质问和怀疑面前,大多数时间只剩下沉默。

最终,在长期抑郁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,康粹兰给他邮寄了一份离婚协议书。

挽救爱情

收到离婚协议的周华健很快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此刻的他不再是过去那个刚出名的小歌星,他可以向公司说不。

周华健推掉了所有排版,回到台北家人的身边。

他带着妻子去看心理医生,请婚姻咨询师挽回他们的感情。

平日里,周华健经常带着孩子携手逛街,四处游玩。

康粹兰的精神状态也日益好转,也重新恢复了对丈夫的信任。

后来的周华健尽量减少工作,或者将工作地点改在台北老家。

虽然妻子日渐苍老,但他们的爱不变。

他每次开演唱会,都会带着妻子家人一同参加。

坐在第一排的康粹兰依旧如当初那般拼命鼓掌,俩人好似回到了当初。

周华健42岁的时候,接受过凤凰卫视的专访。

当时他被记者提问道:“我看你之前总是忙个不停,现在怎么不忙了?”

周华健笑了笑,他说他已经圆梦了,现在更多地只想陪伴在家人身边。

人生总有无数的机会可以出名,但是伴随着成名,辛苦劳累总会接踵而至。

“我更想陪着兰兰变老,看着孩子们长大成人。”

作者:白子阳